<code id='69w8'><strong id='69w8'></strong></code>

<i id='69w8'><div id='69w8'><ins id='69w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 id='69w8'></i>

      <ins id='69w8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69w8'><strong id='69w8'></strong><small id='69w8'></small><button id='69w8'></button><li id='69w8'><noscript id='69w8'><big id='69w8'></big><dt id='69w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9w8'><table id='69w8'><blockquote id='69w8'><tbody id='69w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9w8'></u><kbd id='69w8'><kbd id='69w8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69w8'><em id='69w8'></em><td id='69w8'><div id='69w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9w8'><big id='69w8'><big id='69w8'></big><legend id='69w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69w8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9w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dl id='69w8'></dl>

            刻在墓碑上的二維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    時下,二維碼無處不在。郭西東祭拜完老爹轉身要走,無意中發現相鄰的一塊新立墓碑上居然也刻著二維條碼。條碼上方,還有一行小字:掃一下,我會告訴你誰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。

                接下來發生的事,當在許多人的意料之中。郭西東舉起手機,掃描瞭二維碼。很快,屏幕一閃跳出兩個字:哈哈。郭西東意識到不對勁,但晚瞭,短短幾秒鐘後,客服發來短信,告知他話費不足,即將停機。

                明擺著,二維碼的鏈接被騙子設置瞭吸費病毒,近千元話費瞬間蒸發。

                奶奶的,死人把我這個大活人給耍瞭。我就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!郭西東爆瞭粗口,抬腳踹向墓碑。一踹之下,郭西東火氣更大,恨不得將墓中人拽出來暴屍三天,挫骨揚灰——墓碑的主人,竟叫萬四妮!

                萬四妮,玩死你,套取話費還冷嘲熱諷,你也太過分太猖狂瞭。郭西東沖墓碑啐瞭一口,拔腿去找墓地管理員。兩下見面,郭西東氣哼哼地問:“萬四妮住哪兒?”

                看得出,管理員記得萬四妮這個人,用白眼仁瞥著郭西東說:“死人當然住墓地。對瞭,你是她什麼人?打聽她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      郭西東不僅不是傻瓜,還非常聰明,轉念間已想得明明白白。死人是不會騙錢的,而在墓碑上刻二維碼的人,定和萬四妮有關系。不然,你隨便在人傢墳頭上亂刻亂畫,人傢不罵你祖宗八代才怪。隻要找到萬四妮生前的住處,就能拿回被吸走的花費。念及此,忙軟下口氣說:“我是她表哥,想去她傢裡看看。不巧的是,他們搬走瞭。你有她傢人的聯系電話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 見他說得懇切,管理員取出登記簿查出瞭萬四妮傢人的聯系方式:一個手機號和一個名叫萬三的聯系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 二、別跟活人瞎胡鬧

                傍晚時分,郭西東出現在瞭城東的槐樹巷。半小時前,他充瞭幾十塊話費,接著撥通萬三的電話,撒謊說是萬四妮多年前的朋友,想見見她。萬三的嗓音聽上去很沙啞,道聲謝謝後說出瞭現住地址。

                槐樹巷兩側擠滿瞭高高矮矮的破舊平房,巷子裡也臟得難以下腳。郭西東正遲疑要不要進去,忽聽一陣不是好動靜的叫嚷聲撞入瞭耳鼓:“我警告你,今後少裝神弄鬼搞歪門邪道。敢騙我的錢,你還嫩瞭點!”

                喊聲未落,隻見一個滿面怒容的年輕女子從附近的一座破平房內走出。她的身後,跟著兩個膀大腰圓的小夥子。擦身而過的當兒,年輕女子站住瞭,冷聲質問:“你是萬三的同夥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不是不是。”郭西東連連搖頭,“你……也被二維碼給忽悠瞭?”

                這個年輕女子的確也中瞭二維碼的招,“哈哈”一跳出來,數百元話費不翼而飛。去墓地祭奠逝者,心情本就不好,再遭戲耍,這口窩囊氣豈能咽下?她和郭西東一樣從管理員那兒要到萬三的住址,氣沖沖殺上門討說法。好在萬三還算識相,一個勁地點頭哈腰,並乖乖退還瞭全部話費。

                看來,騙子怕惡人,我也得跟他玩狠的。心下想著,郭西東挺直腰板,大踏步走進瞭破落院:“萬三,我來看你妹子瞭!”
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是?哦,你是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先生,四妮的好朋友。”一個身材瘦削、看上去大約三十歲上下的男子瘸瘸拐拐迎出來,“我是他哥,叫萬三。在電話裡我忘瞭跟你說,四妮她,她——”

                “她死瞭,對吧?”郭西東搶過話,摸出手機譏諷回道,“這是怎麼回事?千萬別告訴我是她轉走瞭我的話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 萬三上上下下打量著郭西東,似在自言自語:“四妮啊四妮,哥勸過你,別跟活人瞎胡鬧,可你偏不聽。你看看,麻煩又來瞭。”郭西東一聽,禁不住心頭一“咯噔”:“喂,少拿死人當擋箭牌,我不信邪!”

                “起初,我也不信邪。可有些事,不信還真不行。”萬三招招手,示意郭西東進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