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tjoor'><strong id='tjoor'></strong><small id='tjoor'></small><button id='tjoor'></button><li id='tjoor'><noscript id='tjoor'><big id='tjoor'></big><dt id='tjoo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joor'><table id='tjoor'><blockquote id='tjoor'><tbody id='tjoo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joor'></u><kbd id='tjoor'><kbd id='tjoor'></kbd></kbd>

    <i id='tjoor'><div id='tjoor'><ins id='tjoor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span id='tjoor'></span><fieldset id='tjoor'></fieldset>

      <acronym id='tjoor'><em id='tjoor'></em><td id='tjoor'><div id='tjoo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joor'><big id='tjoor'><big id='tjoor'></big><legend id='tjoo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tjoor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tjoor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tjoor'><strong id='tjoo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dl id='tjoor'></dl>

            四夜驚魂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第一夜

            今天又是1號。下午,開出租的張勇趁客人少,照例去郵局給中國兒童基金會匯去1000元,當然還是署名王懺。這個月車子大修,他現在兜裡隻剩下200塊。老媽咳嗽好多天瞭,明天去買兩瓶念慈庵的川貝枇杷膏,燕兒說這藥挺好,就是太貴。

            冬天深夜的塞北玉城,風一陣緊似一陣,天上還飄起零零星星的小雪粒,街上的行人比往日明顯稀少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11點半瞭,剛送瞭一個客人去西郊,張勇放慢瞭速度,一邊用餘光掃著街兩邊,一邊搖開車窗,點著瞭一支煙。

            後天是燕兒的生日,丫頭早就看好一款手機,1000多,要開多少天才能賺回來呢。

            一個穿黑衣的女人在路邊招手,張勇停下車,她進來坐到駕駛座的後面。

            “小姐請問去哪裡?

            “東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哪裡?

            張勇心裡一頓,從鏡裡向後瞄瞭一眼,黑色衣服,白色口罩,黑色帽沿,完全看不到她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“東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小姐,我要去加油,請你搭別的車好嗎?你看很多空車的,謝謝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付雙份車錢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對不起,不是錢的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的車子還有半箱油。”

            張勇覺得有點奇怪,從坐進來她臉一直扭向窗外,並沒往前探,怎麼知道我的油表?這時她又說:

            “我去東窯拿點東西馬上返回來,不會很久。”

            張勇算瞭下,單程35左右。乘4140,再加12點後的1.2倍,為瞭燕兒的手機和老媽的念慈庵,破次例吧!

            出瞭城,車輛漸漸稀少,雪大瞭,車輪碾起瞭吱吱的聲音,慘淡的路燈映照著紛飛的雪片,無聲無息的撒下來。

            張勇心裡一激靈,好熟悉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一年多瞭,張勇沒有去過東窯。。 一年前的一天,張勇有個傢在郊區的哥兒們結婚,他開著還沒掛上牌照的新車一大早就去幫忙,親友們走後,一幫朋友又喝又鬧,折騰到半夜才散。

            他頭一天就睡瞭3個小時,累瞭一整天又喝瞭酒,出來被風一吹頭昏昏的,那天也下瞭雪。

            路上行人很少,他加瞭速,手機響,騰出一隻手拿電話時低頭看瞭一眼號碼,就在這零點幾秒的時間內,突然一個急拐彎,下意識地猛打方向盤同時踩剎車,車子打瞭滑甩向路邊,偏偏這時路邊冒出一個人,“砰”的一聲悶響,車尾把那個人撞到路基下。

            張勇的腦子轟的一下,酒立刻醒瞭大半,幾秒鐘後,後面還是一片寂靜。

            完瞭,死瞭,肯定死瞭,他想。渾身開始篩糠似的抖起來,當時什麼念頭也沒有,隻是加大油門,沒命地逃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的晚報上登瞭這樣一則報道:城外東窯附近,一女子疑被不明車輛撞倒,跌落路基,頭恰巧撞在凸起的石塊上,被路人發現叫來120時已死亡,肇事車逃逸。

            一年瞭,他好不容易把這一幕埋在瞭內心最底處,今天又被活生生地翻瞭出來。像人拿刀子在一點點剜他的心。

            後面傳來“嚶嚶嚶嚶”的哭泣聲,嚇瞭他一大跳,從鏡裡往後看去,她上身聳動著在抽泣。

            “座椅後有紙巾盒。”

            他小聲提醒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知道我是不能向後看的嗎?

            後面的女人慢慢地、一個字一個字的吐道。

            奇怪,為什麼?難道你的脖子斷瞭?張勇的脖子往上突然起瞭一層雞皮疙瘩。

            後面的嚶嚶哭聲好像變成從汽車音箱裡發出來一樣,在車裡環繞回響,張勇有點納悶兒,伸手從門上拿瞭一個小紙巾盒,隔著司機與顧客擋板往後面遞,她往前傾瞭身子去接。張勇從鏡裡突然看到她的白色口罩上滲出來兩行殷紅殷紅的血。

            張勇的臉白瞭,握方向盤的手止不住地抖著,聲音也顫瞭起來:

            “小姐……小姐……你在哪裡下……下?

            “甭急,時候還沒到。”

            還是空空的悠悠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