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lnqb9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lnqb9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lnqb9'><em id='lnqb9'></em><td id='lnqb9'><div id='lnqb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nqb9'><big id='lnqb9'><big id='lnqb9'></big><legend id='lnqb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span id='lnqb9'></span>

  2. <tr id='lnqb9'><strong id='lnqb9'></strong><small id='lnqb9'></small><button id='lnqb9'></button><li id='lnqb9'><noscript id='lnqb9'><big id='lnqb9'></big><dt id='lnqb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nqb9'><table id='lnqb9'><blockquote id='lnqb9'><tbody id='lnqb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nqb9'></u><kbd id='lnqb9'><kbd id='lnqb9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lnqb9'><div id='lnqb9'><ins id='lnqb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lnqb9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lnqb9'><strong id='lnqb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lnqb9'></ins>

          黑段子之半個蘋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老楊出獄瞭。

            十五年前他剛進去的時候還是滿頭烏發,現在兩鬢已經斑白。

            熟悉的傢門似乎也變瞭模樣,原本鮮艷的紅漆已然斑駁,露出裡面骯臟的棕黃色銹跡來,好像病鬼的面皮一樣。

            回傢瞭!

            他顫抖著伸手敲瞭敲門,但是門內毫無動靜。

            許久,門開瞭。—個憔悴而蒼老的女人從門後慢慢探出臉來。

            四目相對。

            兩雙濁黃的眼睛都閃著淚光。

            老楊聲音哽咽,說不出話。

            “是今天出來的嗎?怎麼也不跟我說一下?”女人忙將門打開,讓老楊進來。

            熟悉而陌生的傢。

            脫落的墻皮,積滿灰塵的相框,被蛛網封住瓶口的花瓶,裂開瞭一條長縫的鏡子……也許是離開傢的時間太久瞭,老楊愣愣地站在客廳中央。

            她將他的行李卷放在地上,揚起瞭一陣塵土。

            兩個人手拉著手坐在沙發上,仿佛要將十幾年沒說的話一下子都說盡。

            墻上的鐘緩緩敲瞭五下,已經是傍晚瞭。

            “我去買菜做飯。”她站起身來,向門口走去。

            “廚房桌上還有半個蘋果!”I臨出門的時候,她轉過身來對他說。

            口還真有點渴瞭,老楊想著,摸索著來到廚房。

            廚房的桌上果然有半個蘋果,紅紅的蘋果皮,雪白的果肉,看起來像是剛剛切開的。

            老楊拿起蘋果咬瞭一口,好甜!

            以前在傢的時候,她每天都會買蘋果回來。她挑的蘋果又大又甜,吃的時候都是切開來,兩個人一人吃一半。·那時候,老楊最喜歡吃她買的蘋果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兩個人起瞭個大早,將屋子裡裡外外打掃瞭一遍,原來破舊不堪的屋子一下子變得好像新房子一般。著四周,輕輕呼出一口氣。

            “讓一切重新開始吧!”他哽咽地抱住女人。

            “嗯!”她用力地點瞭點頭,“我去買菜。廚房桌上有半個蘋果。”

            從這天起,老楊每天都能吃到她切給他的半個蘋果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過瞭一個星期。

            這天她像往常一樣出去買菜,老楊坐在沙發上等她。

            一個小時過去瞭,她還沒回來。

            兩個小時過去瞭,她還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  快傍晚瞭,她還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  老楊坐不住瞭,急忙打IlO報警。

            打完電話,老楊突然想起來,自己已經一天沒吃東西瞭。

            他來到廚房,桌子上還像往常一樣放著半個蘋果。

            他拿起蘋果,狼吞虎咽地吃瞭下去,饑餓感一下減輕不少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老楊坐在沙發上,一夜未睡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她還是沒有任何消息。

            但是奇怪的是,廚房的桌子上依然放著半個蘋果。

            老楊餓得實在不行瞭,他把半個蘋果吃完,又打開瞭冰箱門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他驚呆瞭!

            冰箱裡面擠滿瞭切成兩半的蘋果,層層疊疊地摞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隨著冰箱門的打開,裡面的蘋果撲通撲通地滾落到地上,—個又—個,它們從冰箱裡沖出來,鋪滿瞭地板,漸漸又擠滿瞭整個屋子!

            老楊伸出顫抖的手。從地上撿起半個蘋果,咬瞭一口。

            “好多蘋果!好多蘋果!”老楊坐在地板上,低聲嘟囔著,手裡拿著護士剛剛遞給他的半個蘋果。

            十五年前,老楊因經濟問題被雙規的一個星期後,他妻子在傢中自殺瞭。

            後來,老楊就被送進瞭這傢精神病院。每天,人們都能看到他獨自一人坐在地板上,拿著護士遞給他的蘋果,喃喃自語。他再也不能回傢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