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tx86u'></span>

  • <ins id='tx86u'></ins>

    1. <dl id='tx86u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tx86u'><em id='tx86u'></em><td id='tx86u'><div id='tx86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x86u'><big id='tx86u'><big id='tx86u'></big><legend id='tx86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2. <tr id='tx86u'><strong id='tx86u'></strong><small id='tx86u'></small><button id='tx86u'></button><li id='tx86u'><noscript id='tx86u'><big id='tx86u'></big><dt id='tx86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x86u'><table id='tx86u'><blockquote id='tx86u'><tbody id='tx86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x86u'></u><kbd id='tx86u'><kbd id='tx86u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tx86u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tx86u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tx86u'><strong id='tx86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tx86u'><div id='tx86u'><ins id='tx86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懸疑故事之惡童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  1.突然造訪

              前幾天又發現屍體瞭,這次是入室殺人。據說現場非常可怕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又是勒死對吧?每具屍體的死因都是這樣。“

              大清早的,張綺就聽同事們在討論最近熱門的連環殺人案。據說犯罪現場的門都被鎖死瞭,窗戶又非常狹小,可兇手卻不翼而飛。

              張綺被強烈的困意驅動,連打瞭好幾個哈欠。

              ”綺綺姐,你好像最近都沒怎麼睡好。“一個同事關心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”是啊,總做些稀奇古怪的夢。“張綺不禁想起瞭夢中的恐懼,寒意湧上心頭。

              她搖瞭搖頭,將視線轉向窗外,想轉移一下註意力,卻發現窗戶下面有人在直直地盯著她,看得她毛骨悚然!

              十分鐘後,那人竟找上瞭門。

              ”我叫龍箐。這是李興,我的助手。我是一名偵探,有些事情想找你瞭解一下。“陌生的女人說道,她旁邊站著一個看上去像高中生的男孩。

              ”偵探?你們找我幹嗎?“張綺奇怪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”最近的連環殺人案,下一個被害人可能就是你。為瞭阻止兇手,我們必須提前行動。“龍箐靜靜地看著她的眼睛,吐出的話卻讓張綺嚇瞭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”怎麼可能,你開什麼玩笑呢?“張綺不自覺地縮瞭縮肩膀,眼裡滿是恐懼。這一刻,她突然想起最近一直做的噩夢。

              2.重返現場

              在回程的路上,李興好奇地看向龍箐:”你覺得張綺說的是真的嗎?“

              龍箐沒有回答,她想起會客室裡的場景,張綺一直把身體蜷縮在椅子上,精神狀態十分糟糕。

              龍箐從包裡拿出平板電腦,裡面存儲瞭海量的照片。這些照片包含瞭圖表、報告,更多的是針對不同犯罪現場的記錄。

              在半個月前,市中心發生瞭數起謀殺案,被害人大多為擁有高學歷的年輕女性。兇手用繩索勒死被害人後,除瞭偷走財物外,往往拿走死者身上的某件東西作為戰利品。警方雖然竭盡所能,但真兇總是不可思議地逃脫。

              龍箐和李興從開始便跟蹤這些案件,從高風險系數的人群加以分析,結合對兇手的畫像,一直追到最近的犯罪事件。該起罪案有著非常明顯的反常傾向。

              被害人的年齡為34歲,完全超出瞭兇手的獵物范疇,而這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情況。龍箐和李興調查瞭發生犯罪時整棟公寓的入住情況,發現並不是沒有更適合兇手的獵物——張綺是最為符合的。

              25歲的她是整棟公寓收入最高的職業女性。由於未婚夫剛剛去世,目前處於單身階段,基本上沒有男性朋友,顯然這樣的獵物更符合兇手的愛好。

              ”難道張綺有問題?“李興提出疑問。

              ”不要一開始就假設前提,這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錯誤。我們還需要重新調查。“

              他們又回到公寓。李興小心地用鐵絲捅開房門,映入眼簾的是廢棄的黃色警戒線,東西整整齊齊地擺在玄關。

              該系列案件最特殊的情況是,法醫在數名死者的脖頸上都找到瞭多層勒痕。這也就意味著,兇手每次快要把死者勒死前,都停下手,然後再繼續,再繼續……

              隻是看看資料,就能感受到兇手令人窒息的怨毒恨意。

              龍箐走到客廳,看著桌上說道:”兇手進入被害人傢裡並沒有立刻行兇,而是進行瞭一番交談。“

              在警方到達犯罪現場時,桌子上放有一杯溫水,上面隻找到被害人的指紋,說明是被害人親手倒給兇手喝的。

              ”而且屍體上有很多防禦性傷口,說明兇手並沒有選擇突襲。“

              龍箐驀地掀翻瞭桌子,又隨手拿起椅子摔在地板上。

              李興不由自主地捂住耳朵:”龍箐,你這是做什麼?“

              ”就算是被突襲,被害人也完全可以弄出聲響。為什麼鄰居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呢?“

              ”那是因為犯人強行制服瞭姐姐……“回答這個問題的人不是李興,而是站在門口的男孩,”這是我姐姐傢裡,你們是什麼人?“

              ”我們是你姐姐的朋友。我們在這裡,是為瞭調查你姐姐被殺一案。“李興機靈地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”真的嗎?“小男孩半信半疑。

              小男孩說他叫豆豆,是來取姐姐最愛的遺物的。他在房間裡找瞭半天,才拿走瞭一本空相冊。

              之後,龍箐決定去張綺傢拜訪。這不是他們的本意,而是張綺的邀請。

              ”我還以為你們不會來的,快請進。“張綺迎他們進門。

              龍箐把平板電腦擺在桌上,問道:”對於四層的住戶,你瞭解多少?“

              ”四層啊,我對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多。我記得她很喜歡仙人掌,有一次買瞭兩大盆回來……“張綺蹙眉回憶往昔的點滴,偶爾,一絲惋惜的神色會在臉上閃過。看來,張綺和被害者確實沒有什麼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”對瞭,我記得她在樓下辦過一次葬禮,那時她哭得很慘,好像是她弟弟的葬禮……“

              ”等等,她有幾個弟弟?“李興木然地看向門口。

              3.墓前詭異

              午夜的街巷裡,女人在拼命奔跑。

              ”咔咔咔……“從背後傳來木屐的足音,越來越近。她不敢回頭,害怕隻要一回頭就會被恐懼遏住腳步,所以隻能繼續向毫無希望可言的前方逃亡。

              ”啊!“張綺再也無法忍受,慘叫著從床上坐起。

              張綺稍微平復瞭一下心情,起床來到瞭客廳,看見李興已經醒瞭,而龍箐還躺在沙發上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”做噩夢瞭?“李興看著張琦蒼白的臉,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”是啊,又做噩夢瞭。在夢裡,總有木屐的聲音在追我。“

              ”可是……姐姐你在哭嗎?“

              張綺無意識地摸著自己的淚痕,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急忙躲進瞭廁所。李興還站在原地,愣愣地望著她的身影。剛才張綺的淚眼,不是恐懼,而是悲傷。

              ”她怎麼瞭?“龍箐也醒瞭。

              ”可能今天是她未婚夫的忌日,她心情不太好。一會兒我們陪她去墓園吧。“